登录 | 注册
中华魏氏论坛、团结姓氏兄弟、振我家声、兴我中华!
中华万家姓 >> 中华魏氏论坛 >> 源流古迹 >> 浏览主题 版主
 
 新闻公告   源流古迹   家谱分支   姓氏人物   姓氏企业   芳 名 录   姓氏取名  全部分类
  主 题: 徐州魏梦豸祖陵园 已阅:1643 / 回复:1(楼主)

徐州魏梦豸祖陵园
104国道在睢宁城西二十里处横穿南北走向的龙河,魏大桥得以在这儿数次重建。过去桥北二里许有一条无名河由西向东汇入老龙河,河湾处地势高平,土肥禾旺,东依老龙,西傍大道,阴阳家曰:风水宝地。梦豸祖支数十位先祖就安葬于此,这便是远近闻名的梦豸祖陵园即魏双楼人所说的西北祖茔。
梦豸字见心(1581—1651)明万历年贡生,睢宁魏氏八世祖也,其父母、兄弟、子侄个个显赫高贵:有的是武举(梦弼、启超)、有的是进士(梦旸、启哲)、有的做过知县(梦蛟)、有的做过团练使(梦弼)、有的著声文坛(梦旸)、有的显于书画(启远),有的风流倜傥(启元),有的英雄豪迈(启潜),更有恩赐御封的文林郎(七世霁祖)、诰命夫人(七世祖母时儒人),有提戈御敌埋骨沙场的忠义叔侄(梦熊、振吉),唯有豸祖经纶满腹却一直淡泊于老百姓的身份居乡耕读。梦豸祖虽是拥田数千亩的巨富,却宅心仁厚、轻财好施受到他恩惠的人数不胜数。一次乡饮官筵,宾客们齐声对梦豸祖说:“只有具备您这样品德的人,才无愧于这个朗朗世界。”可见当时人们对豸祖是何等的景仰与敬重,崇祯十四年(1641年)睢宁灾祸连连、民不聊生,九成以上的人家根本无力纳赋,逼交只有死路一条,豸祖决意效仿其祖父六世魁公,便慷慨对知县高岐风说:“自己愿无偿地替全县老百姓代交赋税!”高公感激涕零亲自率领一众官员到我魏家送“乐善不倦”匾一块以彰吾族好善之德,这件事当然地载入地方志中,“乐善不倦”匾也一直悬于我魏双楼祠堂屋内,解放初毁于破四旧,睢宁魏氏堂号为“乐善堂”亦多由此而来。世上为富者多也,但能像我六世魁祖、八世豸祖一样代那些危难之中、毫不相识、数以万计的邑人完赋者又能有几人?
梦豸祖陵园占地百余亩,四周盘龙白墙环绕,园内松柏苍翠挺拔,封土高大,墓碑林立,香炉生烟,园门立数对石桩、石马、石狮,这恐怕是徐东地区最为讲究的私家陵园了。可惜我魏姓十五、六世家道中落,守陵人也不尽其职,园墙毁于匪患、松木败于战火,据说日本鬼子在魏大桥设据点、建炮楼砍我陵园松木无数令其彻底殆尽。我家住中魏楼距陵园有八里多路,亦曾数次跟随长辈来此上坟。说是上坟,其实就是添上一点点土,根本不能使其面目一新,因为即便是力壮的小伙子用力挥土也难至坟顶,就是给添个坟头亦不是容易。上坟时长辈会逐一介绍:这是梦豸祖莹,这是启超祖茔......这是你曾祖父茔,我们就一一磕头跪拜;那块雕花大石是学山祖碑基,那半截香炉是从周祖莹前的,这儿地势稍高乃守陵人宅基所在......这个大树墩为最后一棵松柏所留,我们也一一模糊脑中。有时带来的纸钱少就只给梦豸祖、曾祖父二莹烧烧。说也奇怪,就是纸钱再少也总要省下一点临走时留给豸祖莹正南方的那座坟,更为奇怪的是对于那座高大的坟茔我们只是添土烧纸、肃立鞠躬却从不跪拜。后来慢慢地了解原委,这里还有一段不寻常的故事:话说我魏氏自五、六世起家业日隆、人文亦兴,八、九世诚淮北望族、徐东旧家,十一、二世已家产无数、富甲一方,众先祖却都能一直恪守“以善为乐,诗书传家”之风扶困济贫、积德行善,不要说百姓的拥戴、官员的敬重,就是土匪响马也感于我族的乐善好施,几百年来从不相犯。毕竟树大招风,一日山东、河南等外地数百匪寇包围了我魏双楼,叫嚣着:若不交出粮库、银库的钥匙,就一把火烧了村子杀进庄中硬抢。为了保全族人、避免伤害,先祖们商量后准备妥协,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向被族人敬重的大管家走了出来,对众匪徒道:“你们不是要凭武力硬闯进庄吗?你们看到磨屋里左边那盘大磨了吗?谁要是能将那磨盘用绳子拴起抡上三圈,魏府里的东西你想要什么就弄走什么,想要多少就弄走

作者:691726711 (2017/11/1 20:35:58)   回复此贴
  回复:徐州魏梦豸祖陵园 第 1 楼

多少。”众匪徒看了看那个足足有三百多斤重的大磨盘,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顿时没了声音。“怎么你们不行?那就看我的。”大管家一边说一边走到那个大石磨旁,只见他伸双臂将磨盘轻轻抱起,慢慢走回众人面前,缓缓将磨盘立于地上,不要说众匪徒就是我先祖也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又见大管家拿来了缆车大索,从磨上的喂粮孔穿入系好,“呼”的一声大磨盘被管家抡起,“呼呼呼”大磨盘随着管家转了起来,此时的大管家哪里还有往日半点斯文之气,俨然猛张飞在世,一声大喝“还不快滚!”大磨盘随声飞起砸在十几米外的匪首面前溅起丈余高的尘灰,匪徒们被惊得魂飞魄散,再也不敢像刚才那样仗着人多势众而强装镇定了,没等什么命令便一哄而散。至此我魏氏方知大管家乃王姓,山东菏泽人,天生神力,武艺高强,无人能敌,因慕魏氏乐善之风,隐姓埋名特来相助,本想平淡一生,不料今日露了身份。从那以后我魏氏对王管家更加敬重,只是大管家还像原先一样兢兢业业尽自己应尽之职。王管家终身未娶,无业无后,只为“善”字,替我魏氏操劳一生。王管家去世后,先祖们将其厚葬于梦豸祖陵园,并嘱后人世代祭拜。只可惜这样一座具有较高人文魅力与历史价值的私家陵园文革时也难逃一劫:高大的墓碑不是被推倒砸碎,就是支援农村建设做了桥基涵顶,封土也因庆安窑厂的取土而变小、变微,王管家之坟更是首当其冲——荡然无存变成深深的大汪塘 ,梦豸祖等一众祖茔也岌岌可危,上个世纪末除了我曾祖父、启超祖等有限几座尚无大碍祖茔外余者一十六座均被迫迁于魏双楼四组坟地,2017年2曰27日又因睢宁开发用地再迁于庄西龙河东岸。
今天,那远近闻名的梦豸祖陵园已风光不现,因窑厂的烧砖取土地势竟比西、南两方稍低了些。往日,那些埋在土中时隐时现的石桩、石狮、石马早已不知所踪。脚下,一些雕着花纹的碎大石块依稀想告诉人们这里的过去。因贪恋这儿的风水,几座外姓坟墓挤了进来并比赛似的添土,看上去竟也像模像样。远望梦豸祖莹处一座建筑孤零零耸立在那儿,走近一看哪儿是什么建筑?分明是梦豸祖陵封土内的重现:上部是高约两米、长约三米双层青砖砌成的拱形墓券,下边是厚约三米多的基土,仔细一瞧不得不惊叹于古人工艺之精湛:自上个世纪末我们刨开封土、打开墓券、撬开棺椁将梦豸祖遗骸重新入殓迁回魏双楼时起二十多年来完全裸露在外的墓券依然保持原样、丝毫无损,墓券内洁净干燥,可以想象即便是再大的风雪雨水也不能入内,更让人惊讶的是墓券下三米多厚的基奠因窑厂的烧砖取土也完全暴露在世人的眼中,北、东、南三面竟都垂直于地,俨然脱离尘世,成标准的长方体状,表皮看上去有些风化,用指甲一划竟坚硬如铁,真的让人猜不出取材何物?紧邻着梦豸祖莹右面的启超祖茔因豸祖茔的庇护连同其右另两座祖坟上还存有少许封土,上面滋生着密密麻麻盘根错节的野木保证了封土不致流失太快,近看就如小山丘一般,无怪我的小外甥看了我手机内的这组照片,竟大喊:“舅舅,山洞!哪儿的?什么时候也带我去玩?”手拽树根艰难地攀上封土的顶部,你会发现在启超祖茔封土东北、西南各有一个水桶粗细的洞深深向里延展,显然这儿已遭盗墓贼光顾。人哪,到底怎么了?为了区区身外之物竟动别家祖茔,就不怕遭天谴?拨开莹南半人高的野草、避绕莹北快成熟的黄豆转了两圈再也没有特别的发现,凝视着豸祖陵前那些散乱的青砖(墓圈的前后门迁灵时撬下的)及莹周数株无主的杨树,顿时心生悲哀,明知祖灵已迁却不由人曲下双膝对莹跪拜,泪眼朦胧中陡见一些灿烂的不知名的野花——红色的深沉、黄色的淡雅、白色的高洁......
开荒垦田永远是勤劳人们的天性,望着祖茔东、北、西三面大片大片的庄稼,谁说我老祖莹一片荒凉?小麦、黄豆一茬茬、一年年地丰收着,只是和陵园一点点地脱离,这个族人引以为豪的徐东地区最为考究的私家陵园终究要消失在历史的记忆中。
                                             魏  礼  强
                                          2017年夏于中魏楼
该帖子被691726711在2017-11-1 20:45:21编辑过

作者:691726711 (2017/11/1 20:41:47)   回复此贴
当前总数:1 每页5条 当前1/1页 [1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贴.


当前在线:共6人 会员0人。列表: 游客  游客  游客  游客  游客查看全部(6)位游客 +
本论坛网络实名:中华魏氏论坛  执行时间:269.5 毫秒
本论坛内容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 中华魏氏论坛、中华万家姓网立场无关
Copyright by www.10000xing.cn   中华万家姓   天驷文化
Powered by TSCC fangshuang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