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村轶事

    中华霍氏网 2012年4月3日 霍氏家族


   《龙口市村庄志》记载:明永乐初年,霍恭、霍宝兄弟迁到黄县,建立霍家村,繁衍至今,人丁兴旺。村里流传一些霍氏族人的故事。

神人霍珻

  相传,霍氏八世祖霍珻(字荆山)有着显赫的功名和神奇的往事。《霍氏族谱》记载:霍珻“赐八品农官,顶戴荣身”。他为人正直,性格憨厚,力大过人,是把种庄稼的好手。年少时,雨后村西大沟里蛙声一片,他随手拿起瓦片,写上咒语,扔入沟里,青蛙不再鸣叫。霍珻在旧村香椿阁耕作休息时,在地上磕烟袋觉得声音异常,便拨土查看,发现地里埋藏着一坛金子和一坛银子。沉思良久,遂念叨:“是我的财宝跟我走,不是我的我不留!”回家后,他将此事告诉妻子,受到妻子的埋怨,便到自家菜园挽水浇荞麦,以消气解闷。午夜时分,一沟地没浇到头,便席地而坐叹息不已。突然,他发现水流到水道边一簇玉簪处不见了,便喊来妻子,一起用铁锹挖出两坛财宝,就是白天发现的那两坛子金银。他用这些财宝操持家业,并给七个儿子置办了七套碾盘、石磨、石臼和水井的石筒井口。

族谱被盗

  村里原来有座霍氏祠堂,俗称南家庙。庙门上挂着“霍氏祠堂”匾额,门旁有一株粗壮的古槐。逢年过节,祠堂内东墙上挂着丈余巨幅《霍氏家谱》,当中供奉着霍氏先祖的灵牌。供品满桌,灯烛通明,香火袅袅。不管耄耋老叟还是垂髫少年一齐俯身屈膝,叩首跪拜。
  一年腊月二十八日,老族长派人打开庙门清理完卫生,攀梯子到房梁上请盛家谱的木匣子时,发现家谱不见了。族长召集族人商量对策。有人说,村里有个人游手好闲、穷困潦倒,近来却换上新大棉袄。族人找来这人,让他说出实情:他盗取家谱后,到北马街当铺换得100大洋,买了新棉袄,然后把剩钱挥霍殆尽。族长邀请富户到庙堂议事,两家油坊的霍广来和霍肇荣各出20大洋,霍逢出60大洋,其他各家共捐了20大洋,凑齐120大洋才赎回家谱。按族规,偷族谱的这人要被沉入大海。族长并没有这样做,而是给他一条生路,把他流放东北了事。

捻军入侵

  清末,爆发了捻军起义。1861年8月的一天,捻军一支游兵散勇窜入北马,在南门外的五里桥受到阻击,没有进入霍家村,绕道向东突袭仲家集,随后返回,进入大姚家抢劫。霍家村民闻讯躲避或逃离。老族长霍灏不肯离去。捻军闯入霍家村,老族长怒斥捻军。《霍氏谱书》记载:咸丰辛酉中秋既望,徐捻猖獗,祝融肆虐。是年族长灏,室焚身烬,故谱亦遭回禄。
  如今,霍氏祠堂已毁,老槐树已伐,只有碾盘、磨盘依稀可见。



分享按钮>>革命烈士——盛延祺
>>千呼万唤终开门 济南市民争相参观闵子骞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