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氏家谱源流】史说嵇姓(10)真实的嵇喜文武双全,《晋书》赞誉“当世才”

    中华嵇氏网 2017年4月23日 史说嵇姓


嵇喜,字公穆,生卒不详,谯国铚县人,嵇康之次兄。三国时期魏国举秀才,后为卫将军、齐王司马攸(司马昭次子)之司马。晋时历江夏太守、徐州刺史、扬州刺史、太仆、宗正。

中国文人历来反对压制,向往自由,而嵇康所散发的正是他们想要表达的思想,因而历朝历代的轶说故事都在扬嵇康,抑嵇喜。《世说新语·简傲》就记载了这样的故事,吕安访嵇康未遇,嵇喜客客气气地请他进屋。吕安也不答话,拿起笔在大门上写了一个很大的“鳯”(凤)字,然后转身而去。凤是吉祥之物,嵇喜以为是恭维自己,非常高兴,但吕安的意思却是指嵇喜比嵇康差很多,不过是一个“俗”人,因为“鳯”字拆开来就是“凡鸟”。


贬低嵇喜的故事还有“青白眼”。《晋书·阮籍传》载:“籍又能为青自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常言‘礼岂为我设耶?’时有丧母,嵇喜来吊,阮作白眼,喜不怿而去;喜弟康闻之,乃备酒挟琴造焉,阮大悦,遂见青眼。”

我们反过来看,这些故事恰恰也反映了嵇喜的宽厚性格。无论是吕安、还是阮籍,他都没有去计较,更没有报复。而嵇喜是有这样的实力的。

贬低嵇喜是没有必要的,案《晋书》记载,嵇喜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龙生九子,性格迥异。嵇喜与嵇康相比,性情截然不同,他崇尚礼法,处事中庸。司马昭去世时,他的儿子司马攸悲痛欲绝,司马昭的夫人亲自劝勉都没用,常常要派人逼着司马攸进食节哀。嵇喜便前往劝解。《晋书·司马攸传》载,“躬自进食,攸不得已,为之之强饭”。司马攸因此非常尊敬嵇喜,时常对左右言,是嵇司马让我遵循节哀的礼节,保住了我的身体。


嵇喜还是一位文武全才的将军。《晋书·嵇康传》这样记载:“兄喜,有当世才。”国史称为“当世才”,这是非常高的赞誉。人们可以随意百度,查查有传记的历史人物,看看都是怎样的评语。史学家王隐、虞预等与嵇喜非亲非故,而且那个时代,普遍崇康贬喜,所以也就没办法为嵇喜作传了。但有良心的史学家是公正的,他会在文字里表达自己的思想。从“当世才”这三个字可以清晰了解,嵇喜并非庸才,而是非常有才华。今天,中国教授以论十万计,说句不中听的,把几百个“授”捆起来都不如一个嵇喜。

《晋书·武帝纪》记载了嵇喜十余年的征战生涯。晋泰始十年(274年),吴将孙遵、李承帅众寇江夏,太守嵇喜击破之。太守一职相当于今大城市的市长兼军区司令,是一个城市的最高军政长官。这是嵇喜取得的一次大捷,他也因为这样的军功升迁为徐州刺史。刺史相当于今省长兼军区司令,是一个区域的最高军政长官。徐州即彭城,是以今徐州为中心的苏北区域。

晋太康三年(282年),吴故将莞恭、帛奉举兵反,攻害建邺令,遂围扬州,徐州刺史嵇喜讨平之。这是嵇喜第二次取得大的战功。后,嵇喜调任扬州刺史。扬州即今苏南地区,扬州辖域变化较大,唐代有“天下之盛扬为首”之说,彼时的“扬州”与今扬州城辖域延传相承。晋朝初年,南方尚有吴国没有统一,扬州、徐州相当于边境,所以说,嵇喜独挡一面,有“当世才”并不是夸张的说法。

之后,嵇喜凭借军功调至中央,先后任太仆、宗正。太仆相当于今央农业部部长。魏晋以后,太仆之官职除金代不设外,长期沿袭;秦汉时主管皇帝车辆、马匹之官,后逐渐转为专管官府畜牧事务。宗正,九卿之一,秦至东晋朝廷掌管皇帝亲族或外戚勋贵等有关事务之官,其职务是掌握皇族的名籍簿,分别他们的嫡庶身份或与皇帝在血缘上的亲疏关系,每年排出同姓诸侯王世谱。这两个职务皆是皇帝的近臣。

嵇绍后来能做官其实也是粘了嵇喜的光。我国科举制度始于隋朝,而在此之前均是世家荐职,没有显赫的家世,根本没有做官的机会。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文武双全的“武”解读完了,自然要解读“文”。嵇喜的文采相当了得。知弟莫如兄,他亲笔撰《嵇康别传》言简意赅,字字精妙,将嵇康的真性情描写的淋漓尽致。《嵇康别传》也是最早记录嵇康的一篇传记,王隐、虞预等在作《晋书·嵇康传》时就引用了嵇喜所写的文字。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看到的《嵇康传》篇首介绍嵇康的文字,都是摘录和改编嵇喜的原创。

“家世儒学,少有俊才,旷迈不群,高亮任性,不修名誉,宽简有大量”,用词简练,自然朴实,是嵇氏兄弟相知如镜的最好证据。“学不师授,博洽多闻,长而好老、庄之业,恬静无欲”, 用文朴素,语句通畅,把嵇康的性格描述的恰如其分。最后一句“撰录上古以来圣贤、隐逸、遁心、遗名者,集为传赞,自混沌至于管宁,凡百一十有九人,盖求之於宇宙之内,而发之乎千载之外者矣。故世人莫得而名焉”是在赞誉嵇康的才华当时几乎无人可比 。


嵇喜存世的诗文还有《答叔夜(嵇康)诗四首》,用韵之美,用典之精,今人不及也。例如第一首第一句“华堂临浚沼,灵芝茂清泉”,韵律优美,尤其是“茂”字用的非常精妙。再读其四;“饰车驻驷,驾言出游。南厉伊渚,北登邙丘。清林华茂,青鸟群嬉。感言长怀,能不永思。永思伊何,思齐大仪。凌云轻迈,托身灵螭。遥集芝圃,释辔华池。华木夜光,沙棠离离。俯漱神泉,仰吸琼枝。结心皓素,终始不亏。”灵螭出自《吕氏春秋》引孔子语:“龙食乎清而游乎清,螭食乎清而游乎浊”。“大仪” 即太仪,是天帝之庭,出自楚辞《远游》篇“朝发轫于太仪兮”。

一味从立场对错、政治倾向的角度解读嵇喜与嵇康是片面的。嵇喜与嵇康完全是两种人,彼此政治立场不同,一个要恢复旧王朝,一个要追随新王朝。其二中的“君子体变通。 否泰非常理”,既是嵇喜提示嵇康要变通、入世,也是劝告弟弟不要走绝路。亲哥哥绝对不想看着弟弟死,他应该感觉到弟弟将会遭遇不测。从人性而言,嵇喜一直在规劝弟弟,要给谋一个活路。有些事情冥冥中注定,谁也无法改变。

《晋书》有《嵇康传》、《嵇绍传》、《嵇含传》,一门三代分别立传,在任何一朝史籍里都是罕见的,所以没有给嵇喜立传也是正常的。把历史变成冰冷的文字是可悲的。最简单的就是最好的,不设定观点,不控制他人的思想,不夸夸其谈,不华而不实,去繁琐复杂,浅显易懂,尽可能让更多人来关注与理解。写文章,尤其是考历史,最基本的态度就是尊重事实,给他人留下思考的空间。

附《嵇康别传》原文:“家世儒学,少有俊才,旷迈不群,高亮任性,不修名誉,宽简有大量。学不师授,博洽多闻,长而好老、庄之业,恬静无欲。性好服食,尝采御上药。善属文论,弹琴咏诗,自足于怀抱之中。以为神仙者,禀之自然,非积学所致。至於导养得理,以尽性命,若安期、彭祖之伦,可以善求而得也;著养生篇。知自厚者所以丧其所生,其求益者必失其性,超然独达,遂放世事,纵意於尘埃之表。撰录上古以来圣贤、隐逸、遁心、遗名者,集为传赞,自混沌至于管宁,凡百一十有九人,盖求之於宇宙之内,而发之乎千载之外者矣。故世人莫得而名焉。”




分享按钮>>【嵇氏家谱源流】史说嵇姓(11)嵇康三代绝后,是由嵇喜的曾孙嵇翰过继
>>关于2017年桃溪何珃祖墓(狮山)重修竣工庆典暨祭祖活动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