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中南大学“正教授”——刘路

    中华刘氏网 2012-3-23 14:32:49 刘氏家族


   刘路,中南大学数学科学与计算技术学院应用数学专业08级本科生。高中曾就读于大连育明高中。他经过自己的努力,作出了对拉姆齐二染色定理的证明论强度的研究,被认为彻底解决了英国数理逻辑学家Seetapun于90年代提出的一个猜想。2012年3月,还在读大四的刘路被聘为中南大学“正教授”。

目录
个人简介
热爱数学
改变命运
被聘教授
学术会议
社会评价
背后故事
这种猜想很多 媒体不要捧杀

个人简介

  刘路是中南大学的一名学生,笔名刘嘉忆。而据刘路透露,之所以改名是因为“刘路”这个名字太大众化,他想用刘嘉忆的笔名,希望自己能给人们带来美好的回忆。
  刘路因解决了“西塔潘的猜想”而引发各界关注。2011年10月,他提前通过了本科论文答辩。之后又开始了频繁的出国留学交流,以及博士阶段的学习。而现在,他已经进入侯振挺教授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并直接担任中南大学研究员,享受教授待遇。

 热爱数学

  祖籍大连的刘嘉忆,父亲在当地一家国有企业后勤部门工作,母亲在一家企业任工程师。他说,父母并没有给予他数学方面的遗传基因和教育,自己上小学时也没有对数学表现出特别的爱好。
  “如果要说我与同龄人有什么不同之处的话,那就是我对数学的特别关注。”刘嘉忆说,“上初中时,一些同学还在为数学教科书上的习题抓耳挠腮时,我就开始自学数论了。”
  数论就是指研究整数性质的一门理论。刘嘉忆说,当时,对其他同学来说,看初等数论中的整除理论、同余理论、连分数理论像是在看“天书”,而他却学得津津有味。
  2008年,刘嘉忆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中南大学数学科学与计算技术学院。按说,有了扎实的数学基础,刘嘉忆应该在同学面前崭露头角,但每次数学考试,他的成绩并不拔尖。他对此解释说:“这只怪我马虎惯了。考试过程中,我的演算过程太乱、解答不太标准,都影响加分。”而他的同学则认为,刘嘉忆当时在数学领域涉猎范围十分广泛,不太在意学校的每次考试,不愿在同学面前显山露水。
  刘嘉忆的同学高涛说,在课堂上,他并没有表现得与众不同,但每到课余时间,他就会去图书馆,一回来,准会带上一大堆全英文数学书籍,常常捧着看到深夜。同学问他题目,发现他的思路与他人不一样,还会用更简单的方法来计算或解释。“我们当时都知道他对数学钻得很深,也知道他肯定会有所收获。”高涛说。
  大二时,刘嘉忆开始学习数理逻辑。数理逻辑是数学基础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相对其他数学课程,他对此表现出特别的偏爱。他的任课老师也看出了他的不一般,给予他许多指导和鼓励。何伟教授在组合学课程中提及拉姆齐二染色定理这正是刘嘉忆几个月来冥想苦思的问题。从此,他更坚定了攻克这个难题的信心。
  “其实,我在思考这个命题时好像灵光一现,论证倒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刘嘉忆说,“如果一定要总结点什么,可能与我平时的积累有关吧。”“没有诀窍,就是一直做自己感兴趣的事,突然间想到了就做到了。”没有诀窍,就是一直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改变命运

  “西塔潘的猜想”
  酷爱数学的刘路,可谓是被数学改变了命运。大三时,他在自学反推数学时,第一次接触到困扰了中外数学界多年的“西塔潘的猜想”。两个月后,他突然想到利用之前用到的一个方法稍作修改便可以证明这一结论。他连夜将证明写出,投给了数理逻辑国际权威杂志《符号逻辑杂志》。他的这一研究成果得到海内外科学家的权威认可。之后,他又给了这一悬而未决的公开问题一个否定式的回答,彻底解决了西塔潘的猜想。
  “西塔潘的猜想”成了刘路学术一路攀登的“捷径”。著名数学家、中南大学博士生导师侯振挺教授鼓励他参加有代表性的学术会议,并收他为徒。中国科学院院士李邦河、丁夏畦、林群得知刘路的成就后,分别向教育部有关部门负责人写信推荐。

被聘教授

  2012年3月20日,中南大学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校长张尧学宣布,破格聘任攻克国际数学难题的在校学生刘路为中南大学正教授级研究员。2012年22岁的刘路成为我国目前最年轻的正教授级研究员。 
  近日,中南大学出台政策,决定为杰出青年人才提供更好的平台,给予经费资助和生活保障,为优秀青年人才的成长拓展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帮助那些有才华的青年人实现梦想。刘路成为学校这一改革思路的第一个受惠者。
  根据校方规定,刘路获得100万元的奖励,其中50万元用于改善科研条件,50万元用于改善生活条件。同时,学校决定破格聘任他为正教授级研究员,并已由学校推荐其参加国家“青年千人计划”的评选。
  此前的2011年10月,中南大学特批刘路硕博连读,并为其量身打造培养方案后,还将其作为青年教师后备人才,进入数学家侯振挺教授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

学术会议

  2011年5月,由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和浙江师范大学联合举办的逻辑学术会议在浙江师范大学举行,还是大三的刘嘉忆参加了这次会议,并做了题为“ Ramsey theorem for pair as second order arithmetic statement does not imply Weak Konig Lemma”的报告。会上,刘嘉忆报告了他对目前反推数学中的拉姆齐(Ramsly)二染色定理的证明论强度的研究。这是由英国数理逻辑学家Seetapun于90年代提出的一个猜想,十多年来,许多著名研究者一直努力都没有解决。刘嘉忆的报告给这一悬而未决的公开问题一个否定式的回答,彻底解决了Seetapun的猜想。语惊四座,与会专家对眼前这个小伙子刮目相看,由于交流时间紧,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两位教授来不及完全相信其证明的正确性,只是鼓励他继续研究。但他已是倍受感动和鼓舞。
  好消息随即而来,6月,数理逻辑国际权威杂志《Journal of Symbolic Logic》的主编、逻辑学专家、芝加哥大学数学系Denis Hirschfeldt教授发来了论文评审意见,信中说,“我是过去众多研究该问题而无果者之一,看到这一问题的最终解决感到非常高兴,特别如你给出的如此漂亮的证明,请接受我对你的令人赞叹的惊奇的成果的祝贺!”同时,Denis Hirschfeldt教授高兴地将刘嘉忆的研究介绍给了其他几位同仁和专家,他们一起审读,反复商讨,如同发现了新大陆。Denis Hirschfeldt教授对文章中几处小细节进行了简化,附上他修改后的版本,告知刘嘉忆可以任意使用。这对刘嘉忆来说又是一个莫大的鼓励。
  说起解决这一问题要归溯到2010年8月,酷爱数理逻辑的刘嘉忆在学习反推数学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这个问题。与此同时,他通过阅读大量文献,发现不少学者在证明Seetapun的猜想,越发对此产生了兴趣。2010年10月的一天,他突然想到用之前想到的一个方法稍作修改便可以证明这一结论,心脏都快蹦到嗓子眼了,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兴奋,他通宵达旦地把这一证明写出来,投给了《Journal of Symbolic Logic》杂志。于是就有了开头一幕。

社会评价

  《符号逻辑杂志》主编、逻辑学专家、芝加哥大学数学系教授邓尼斯•汉斯杰弗德在论文评审意见中写道,看到这一问题的最终解决,他感到非常高兴。他并向刘嘉忆表示祝贺。
  论文审稿人芝加哥大学博士达米尔•扎法洛夫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结果,该问题的研究促进了反推数学和计算性理论方面的研究。”
  中国科学院李邦河等院士认为,刘嘉忆在大三时就已独立解决了重要的数学难题,可见是难得一见的杰出数学人才。他们建议有关部门采取特殊措施,加强对其学术方面的培养,并在各方面对其进行扶持。
  著名数学家、中南大学博士生导师侯振挺教授了解刘嘉忆的情况后,千方百计为他创造条件,鼓励他参加有代表性的学术会议,并收他为徒,共同探讨学术问题。

 背后故事

  和众多理工科学生一样,刘路不太善于言谈。他说:“应试考试我并不擅长,向来成绩也不是很好。”
  刘路是2008年参加高考,成绩为575分,超过辽宁省重点本科分数线56分。因为喜欢数学,他在填报志愿时从一本到三本,全部填报的数学专业。最终被第二志愿中南大学数学科学与计算技术学院应用数学专业录取。他说,自己的学习成绩浮动比较大,语文比较弱,其他科差不多。不过父母对他的考试成绩从没有过多要求,因此他从未因成绩受到惩罚或获得奖励。这种家庭教育方式,恰好培养了他淡然处之的性格。
  “我认为最好的学习方法是兴趣,只要有兴趣,就能迎难而上。不要太注重分数和结果。”刘路告诉记者,高中时他常会因为做出别人没有做出的题,或因为解题方法比较新颖受表扬,就会觉得很开心,这是数学带来的乐趣。
  在大学里,刘路的主要活动就是“看书、思考”。然而,他的专业成绩只位于中游,所以他没拿过奖学金。“这只怪我马虎,我的演算过程太乱,解答也不太标准。”不过,他并不是墨守成规的书呆子,跑步和游泳都很棒,运动会上拿过400米和1000米冠军,他爱下棋,打乒乓球、羽毛球,也爱看电影。
  中南大学博士生导师陈海波教授说,在他的印象中,刘嘉忆的思路与其他同学不太一样,他有自己独到的思维方式,他的解题方法很简单,有时一个公式就可以搞定。

这种猜想很多 媒体不要捧杀

  在刘路成为舆论焦点之初,香港浸会大学数学系讲座教授、理学院院长,香港数学会理事长汤涛就曾提醒说,数学上这种水平的猜想很多,媒体不要捧杀他,“领导、院士、舆论还是不要掺和得太多。顺其自然,给点鼓励和物质奖励就可以了。”
  汤涛举例说,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读哈佛大学二年级时,解决了其老师、美国科学院院士帕帕迪米特里欧教授的一道难题。老师极为惊讶,并与盖茨联名发表了论文。盖茨的论文水平不比刘路的低,而当盖茨决定退学时,他的老师和舆论也没捶胸顿足。
  一位在美国留学的内地学生认为,一些有关刘路的报道夸大其辞。比如,“西塔潘猜想”的提出者戴维•西塔潘(David Seetapun),并非传言所说的知名数理逻辑学家,而且很可能已经不再研究数学,目前只能找到此人1991年的博士论文和1995年的一篇论文。所谓的“西塔潘猜想”,有一定价值且在一定范围内受到一定重视,但“显然并不能算作非常重要的问题”。
  这位留学生认为,刘路作为一个本科生,能够解决这样难度的问题,的确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值得赞赏。如果他此后一直钻研,且有好导师指导,将来是有可能真正解决重要问题的。但一些媒体夸大此成果的意义,是非常不妥当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