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奇事:宋朝家政服务有专门的"牙侩"经纪人

    中华燕氏网 2013年11月12日 北京青年报


    宋朝的市场经济非常繁荣,市民生活水平一度很高,“家政服务”这个行业也随之诞生:不独吹拉弹唱,名目众多的“身边人”、“本事人”、“供过人”、“堂前人”、“拆洗人”、“针线人”等以出卖生活技术的“女伎”队伍也应运而生。有条件的人家只要通过“女侩”或“牙人”,随时都可以雇用或买到这样的家政服务人员。

    王明清的《玉照新志》、洪迈的《夷坚志》均记述道:政和年间,一官员的儿媳妇怀孕、一官员夫人生男孩,均通过“牙侩”雇买到了一位保姆。由此可见,城市中这种以生活技术谋生的女伎已形成了一种行业,还有专门的牙侩经纪人。

    其实,宋朝的家政服务者之技能,与歌舞女伎之歌舞相比,其境界绝不逊色。《单符郎全州佳偶》谓“女侩”介绍给司户作“针线人”的李英“第一手好针线,能于暗中缝纫,分际不差”。又如临安车桥下的“璩家装裱古今书画”铺中,有个18岁的女儿,被郡王所赏识。其原因是郡王在轿中看见她身上系了一条绣腰巾。也就是说,此女的绣工被郡王看中。璩秀秀的刺绣本事有《眼儿媚》词为证:“斜枝嫩叶包开蕊,唯只欠馨香。曾向园林深处,引教蜂乱蝶狂。”有这样的手艺,自然让郡王青睐有加。

    即便宋朝女伎中最为“下色”的厨娘,所拥有的厨艺也是十分精湛。从河南偃师出土的宋朝画像中,我们可以看到她们均梳高髻,穿宽领短衣,着长裙,或烹茶、或涤器。其中“斫脍画像砖”上绘有:高木方桌,一把短柄刀,大圆木菜墩上有大鱼一条,刀旁有一柳枝穿三条小鱼,挽袖露出臂上圈套镯的厨娘,脚边放一盆水,桌下一方形火炉,炉火熊熊,上置一双耳铁锅,锅中水正沸腾……李公麟所绘《白马图》中,二铡草人衣袖都用绳索缚定挂于颈项间,以把袖子高高捋起。此乃“攀膊”,是市民为便于操作而发明的通用工具。高级者才用银索“攀膊”,足见厨娘气度不凡。待她掉臂而入,切抹批脔,惯熟条理,真有庄子比喻的运斤成风之势。所做出来的食馔,芳香脆美,济楚细腻,难以用语言形容。当然,只有豪门大户才能聘请这样不俗厨艺的女伎。不过,据史载,女子必须具有良好的庖厨技艺,已成为宋代市民择偶的一条基本标准,这也成为许多女子成为“美食达人”的一个看家“法宝”。仅厨娘这一行当,在宋朝城市中以女子命名的名牌食品和食店就不计其数。像李婆婆杂菜羹、王小姑酒店、王妈妈家茶肆、宋五嫂鱼羹、汴河岸买粥妪等,广泛传于市民之口,进入记叙都市市民生活的专书。同时,还有许多因特殊技艺扬名天下的女性,如丑婆婆药铺、陈妈妈泥面具、卖卦的西山神女、吉州舒公窑的舒娇、刻书的婺女等,甚至连尼姑都以学“绣工”为本行。这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宋朝的市场经济发展迅速、女子用行动证明自己“能顶半边天”,更说明了宋朝社会的开发开放远比唐朝宽泛。

    宋朝的女技工以其高质量的“家政服务”和独特的魅力,助推了市场经济的发展,方便了市民生活,也极大地丰富了宋代城市的风貌。

 



分享按钮>>【何氏网新闻】何俊明当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
>>【李氏网新闻】沧州指书名家李景含指书巨作六米长卷滕王阁序收指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