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氏古代名人】《柳婢讥盖巨源》

    中华盖氏网 2017-4-18 11:13:56 盖永德


                                    

唐柳仆射仲郢镇妻阝城,有一婢失意,将婢于成都鬻之。盖巨源使君乃西川

大校,累典雄郡,宅在苦竹溪。女侩具以柳婢言导,盖公欲之,乃取归其家。女

工之具悉,随之日夕,赏其巧技。或一日,盖公临街窥窗,柳婢在侍,通衢有鬻

绫罗者从窗下过,召俾就宅。盖公于束缣内选择边幅,舒卷揲之,第其厚薄,酬

酢可否。柳婢失声而仆,似中风恙。命扶之而去,一无言语,但令舆还女侩家。

翌日而瘳。诘其所苦,青衣曰:“某虽贱人,曾为柳家细婢,死则死矣,安能事

卖绢牙郎乎。”蜀都闻之皆嗟叹也。清族之家率由礼门,盖公暴贵,未知士风,

为婢仆所讥,宜矣哉。

                                 ————节选自五代孙光宪《北梦琐言》

唐朝柳仲贤,官为仆射之职,一生豪爽,出镇西川,尝怒一个丫鬟,遂鬻于大校盖巨源宅。这盖巨源生性极其悭吝,一日临街见卖绢之人,自己呼到面前,亲自一匹匹打将开来,手自揣量厚薄,酬酢多少价钱。柳家丫鬟于窗缝中看见,心中甚有鄙贱之意,遂假作中风光景,失声仆地。盖巨源因见此婢中风,遂命送还这丫鬟。既到外舍,旁人问道:“你在柳府并无中风之病,今日如何忽有此疾?”这丫鬟徐徐答道:“我并无中风之病,我曾伏事柳家郎君,宽洪大度,一生豪爽,怎生今日可去伏事这卖绢牙郎?我心惭愧,所以假作中风,非真中风也。”柳仲贤知此婢有英雄之识,遂纳为侧室,生子亦有英雄之慨。

                                 ————节选自《西湖二集》 -- 第十九卷 侠女散财殉节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世家的柳氏和新兴地主盖氏,家风迥异。唐代传统世家和新兴地主阶级的差异可见一斑。

柳家婢女柳婢讥盖巨源为卖娟牙郎。原因是“盖公于束缣内选择边幅,舒卷揲之,第其厚薄,酬酢可否。”盖巨源亲自和卖娟人接触,看娟、讲价,柳氏婢女看不惯他的做法,装病回到柳府。蜀都闻之皆嗟叹也。皆因“盖公暴贵,未知士风。”被时人笑话。

但盖巨源的为人处事,放到今天,是有可取之处的。而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则被人取笑。

事必躬亲,亲力亲为。历来存在不同的看法,本文就不展开讨论了。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