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氏文化古迹】读《出土墓志与唐代夫妻关系》评盖氏以官肥家

    中华盖氏网 2017年5月2日 盖永德


《出土墓志与唐代夫妻关系》

作者:曹园

第三节 肥家途径中的夫妻地位

以官肥家中,妻子同样是出辅佐之力。盖蕃一家致富于唐初官僚地主涌现之时,离狐县丞任上完成了父母的归葬大事,并营立了新安山墅。咸亨015《盖蕃(589-669)墓志》:“公性淹纯,操履中正,少私寡欲,詹如也,博览经传,尤精王易。幼孤,事兄嫂甚谨,乡邑称之。未弱冠,隋大业(605-)初,以父荫入太庙斋郎。久之,受尧台府司马。此后金革日用,丧乱弘多。皇泰仍饥,开明连祸。窘身虐政,自拔无由……以永徽元年(650)至于京洛。初许昌君及夫人陈仁寿(601-604)中,相次薨于本州瑕丘县,府君昆季,既幼且贫,卜厝称家,力不逮礼,常以此疚心……果授曹州离狐县丞。济洒旧川,风壤邻接,可谓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口欤?越三年春,大事始毕……营新安之山墅曰:吾将老矣,池庭院宇,花药竹树,尽观赏之致。”

鲁才全《盖蕃墓志考释》一文认为盖氏发家致富都源自离狐县丞任上的敛财。现用盖蕃妻孙光的墓志,可以补充盖氏发家史中的主妇“经纶家务”之功。永徽108盖赞(蕃)的妻子《孙光(591-653)墓志》:“及言归华室,作配猗人,主斯中馈,以宏内则,严正以御下,勤约以先人,,勔勉妇功,经纶家务。故能皇泰(杨侗,618-619)阻饥之日而梁稻有余,开明(王世充,619-621)丧乱之年而安乐无替……初隋末土崩,洛中云扰,米遂腾跃,斗至十千。顿踣于是成行,骨肉不能相救。夫人偶逢弃子,歧路呱然,哀而鞠之,恩情甚备,及其亡也,涕泪无从。娣姒诸姑,更相宽慰,因曰:仁矣若人,傥终无子者,天为无目也。逾年而诞畅云。”孙光使盖家在战乱之年仍能梁稻充足,还有余力救助弃儿,可见其在丈夫以官肥家中是起了作用的。

 

对比《盖蕃墓志》与唐太宗西州移民(二)节选

作者:孟宪实,刘玉峰

西州赴任之前,盖蕃官为文林郎,这是一种文散官,据《旧唐书·职官》知为“从第九品上阶”,就文散官系统而言,只比最低的将仕郎高一级而已。

他本来是“无复宦情,唯以讲授为事”的。入唐之初,盖蕃即被授予文林郎这个小散官头衔,二十多年从未有职事。志文称“于是起选,授西州蒲昌县丞,允所祈也。”

据盖蕃儿子盖畅墓志,盖畅贞观二十二年任职太子府,并且已有进士身份,故知盖蕃家人并未与其一同赴西州。

盖蕃永徽元年与兄双双返回中原,官任曹州离狐县丞,仕途依旧没有什么大发展。

可是,鲁才全《盖蕃墓志考释》一文认为盖氏发家致富都源自离狐县丞任上的敛财。

故能皇泰(杨侗,618-619)阻饥之日而梁稻有余,开明(王世充,619-621)丧乱之年而安乐无替……初隋末土崩,洛中云扰,米遂腾跃,斗至十千。顿踣于是成行,骨肉不能相救。夫人偶逢弃子,歧路呱然,哀而鞠之,恩情甚备,及其亡也,涕泪无从。娣姒诸姑,更相宽慰,因曰:仁矣若人,傥终无子者,天为无目也。逾年而诞畅云。”孙光使盖家在战乱之年仍能梁稻充足,还有余力救助弃儿,可见其在丈夫以官肥家中是起了作用的。

文中皇泰、开明时盖蕃还未做离狐县丞。

可见,盖氏发家致富都源自离狐县丞任上的敛财。这话很是矛盾。

盖蕃曾祖灵,担任过北魏某州刺史,其祖晖任过北齐泗水主簿、平棘令,其父洪为许昌令(其子盖畅墓志称:“祖弘式随襄城郡守”)。志称盖蕃:“公性淹纯,操履中正,少私寡欲,詹如也,博览经传,尤精王易。幼孤,事兄嫂甚谨,乡邑称之。未弱冠,隋大业(605-)初,以父荫入太庙斋郎。久之,受尧台府司马。”“及皇唐威灵畅于东夏,以随官降,授文林郎,从实例也”,“遂安之,无复宦情,唯以讲授为事。”

盖家自盖蕃曾祖盖灵起就一直做官,要说以官肥家这可能从他曾祖那里就开始了。不应该归结为盖蕃做离狐县丞任上。还把其妻孙光也牵扯进去。诺大的家业应该是几代人积攒下来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