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氏古代名人】与突骑施叛敌血战三年的都护——盖嘉运

    中华盖氏网 2017年5月6日 盖永德


唐开元二十二年(公元734年)原北庭都护刘涣因受奸人欺骗与挑拨,未经报请朝廷批准,擅自错杀突骑施一部落首领而惹起与突骑施可汗苏禄叛唐事件而遭杀身诛灭后,北庭都护一职由北庭瀚海军使盖嘉运继任。这就是第十五任的北庭都护。据史书记载,他任此职后,为了把北庭这座军事重镇改造成“固若金汤”的塞外城池,曾发起军工增补修葺内城与外城的墙廓的巨大工程。我们目前还能看到的北庭内城西北角一部分城墙用土坯修补的痕迹,都属盖氏任内增强防务工程功劳的见证。

盖氏在继任北庭都护时,还是西域边境多事之秋。突骑施叛敌首领计划反唐,正是这年的秋天。开始他们向西州(今吐鲁蕃)和北庭发动了疯狂的进攻。这一事件在新旧两《唐书》中缺乏记载。但在当时唐朝宰相的《张九龄文集》中给《北庭将士书》内反映的比较清楚:“……逆胡忿戾,乘此猖狂、驱率匪人,围犯边镇……卿等虽在绝境,且据坚城,将士一心,莫非勇义。观衅而动,取乱在兹。……苏禄本以奸诈,逛诿群胡,无德在人,阿能有国。今乃驱乌合之众,作不义之举,卿因不固之心,乘其已疲之众,犄角归路,剪灭逋醜……”。说明在向北庭进攻的同时,苏禄分两路向天山南北进军,也打到了西州。文中继续写到:贼寇‘‘窥我边隙,围陷庭州……率其犬羊,犯我城堡。……密令安西微蕃汉兵一万人……星夜倍道与大食计会。……令河西节度内发蕃汉二万人……仍先与西、庭计会,克日齐入……直赴庭……若至北庭粮@可支五年以上,并限十二月上旬齐集西庭等州,一时讨袭,时不可失,兵贵从权,破虏灭胡,必在此举……”。①朝廷对此战事采取紧急措施,向西域各军镇调集兵马,合力围剿。与此同时,唐廷直接向盖嘉运发出敕书:“突骑施凶逆,犯我边陲,围遭疏勒(今喀什)……边城粮少,持久则难,不可不早为计也。卿可简练骁武,扬声大入……以防不虞,用解边城之围,以挫逆贼之势,临机适变,委卿裁之……②。命令盖嘉运加强防御攻势,作好一切应战准备,使其万无一失。然而就在这紧急关头,盖氏旧疾发作,请求入京城医治,必备迎战。朝廷对这一军镇边将偶然发生的病况非常关心,并对此作了妥善的答复与安排:“虑有边要,万一失便,虽悔何追?且苏禄猖狂,方拟肆恶边城,西州近复烧屯,亦有杀伤……烽火若明,密与两军作号,首尾邀击,方可诛剪……令遣医人将药往,可善自将疹”③。朝廷专门急派御医持药为他疗疾。盖氏在面临凶寇来侵和自身瘤疾复发的危难关头,立刻作出忠君爱国,捐躯

①《张九岑文集》卷八《敕河西节度牛仙客书》

②《张九岑文集》卷十《敕北庭瀚海军使盖嘉运书》

③ 同上卷十

四年(公元736年),带病披甲上马,亲自率领精骑向来犯北庭的另一路突骑施贼兵展开了殊死的战斗,终于大破敌兵。朝廷对盖氏的出师告捷,连发敕书庆贺:“北庭解围,仍有杀获,苏禄背德,敢此仇天,尽躯犬羊,来犯军镇,虽肆凶毒,欲逞其心,而边兵灭遗镞之费,狂贼有舆户之祸……将士恭行……屡承献捷,踊跃称庆,倍百恒情,谨奉状陈贺以闻①。不久,盖嘉运再战再捷,朝廷又发出第二道贺状:“知盖嘉运至突骑施点密城(据考证在北庭辖区内)逢贼便斗,多有杀获……圣略先定,万里悬同……不胜庆贺之至”②。叛贼在北庭都护盖嘉运的不断打击下,仓惶退至边境,急忙派使求和想藉此机施‘缓兵之计”,以图东山再起。开元二十七年(公元739),突骑施果然重犯边境,这时盖嘉运因军功卓著擢升为碛西节度使,出兵再败突骑施于贺逻岭,并擒执另一可汗吐火仙。

大约在开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突骑施汗王苏禄死后,其内部在汗王继承问题上发生内讧即历史上称其谓“黄黑之争”。局势大乱,拥立黄姓的莫贺达干逐渐失势,请降于唐。盖氏同苏禄血战三年之久,认定黑姓可汗乃唐之大敌故应请出兵,助黄姓伐黑姓,并相约石国、史国、东拔汗那三国兵助战,命安西四镇的镇守使夫蒙灵登率精锐与拔汗那王掩杀至恒逻斯城(今中亚境内)斩黑姓可汗及其弟、入曳建城,收金河公主及苏禄可敦而还。

整个战事结束后,唐廷改调盖嘉运为陇右节度使。碛西节度名号暂废,以加强防御吐蕃军事准备,从此离开北庭。

①《张九岑文集》卷十四

② 同上卷十四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