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氏名人楷模】关于盖文义

    中华盖氏网 2017年9月8日 盖明文


(2017-07-09 12:08:29) 

作者:盖明文

    写在前面的话:“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为巩固对东北的统治,计划将百万日本人武装移民到东北,并将依兰、桦川、勃利三县交界作为移民首区。这些日本移民不是难民,也不是仅仅为了谋生,而是日本侵略者开疆拓土,企图永久侵占中国领土的阴谋。侵略者抢占当地人的土地、没收民间枪支、镇压迫使当地人离土丧家、无恶不作。1934年3月8日,土龙山人民在各保保长谢文东、景振清、曹子恒、张魁武、马海亭、冯秉臣等领导下汇合各路武装农民2000多人举行暴动抗日,重创日本广濑师团,打响了农民武装抗日的第一枪。土龙山战役极大地鼓舞当时的国民抗战的志气和积极性。为中国的抗日起到及其广大的影响。
   此次战斗涉及的人物及具体经过大家可以自行百度。

 

网上大多文章对依兰县伪警察队长“盖文义”的定义是“汉奸”“大土匪头子”。有说被击毙的、又说被俘获的。说法有几种。但其具体的“汉奸”行为未见到具体说法。本人去年有幸看到过一篇有勃利县县委的一个人写的文章。文章很具体的叙述了土龙山战斗的经过的经过。事件内容记叙的非常详细。在此本人凭对上述文章的记忆和《佳木斯文史资料第五辑》的一些内容以及网上的相关资料来还原一下盖文义其人。

本人无意翻案,只是想尽量还原一个历史真相。还望诸位看官仁者见仁。

   李杜-著名东北抗日爱国将领。当时李杜将军从依兰县城退到土龙山太平镇,组建了民族抗日自卫军骑兵旅,共辖六个团。1933年土龙山区除有李杜部队外,还有宫旅、姚旅、冯旅,地方上的抗日组织有明山队、亮山队,还有大刀会、红枪会、山林队等队伍。这些抗日队伍,对后来土龙山事件起了推动作用。

   依兰镇守使李杜率部在哈尔滨以南与日军血战后,曾撤退土龙山休兵数日;随后,李杜进驻勃利,又派要员到土龙山组织抗日武装,命名为抗日自卫军骑兵第十混成旅,将土龙山自卫团团总任命为旅长,下辖五个团,由各保自卫团和大刀会编成,每团均有百十人。其中盖文义为第三团团长。谢文东为第一团团长。在李部走后,日本武装移民吉林屯垦第一大队、第二大队入侵永丰镇(现在是桦南县孟家岗乡)和七虎力河两岸。混成旅虽然不解而散,但是“宁死不当亡国奴”的思想却在土龙山农民中扎下了深根;而且,正是这伙日本武装移民的入侵,激起了土龙山农民更强烈的反抗。
    1934年农历大年初一,依兰县伪警察大队长盖文义,以春节休假为名,从依兰县城回到土龙山。因为盖曾是李杜混成旅三团团长。平时该人就主张抗日,回来后就主动和谢文东、景振卿、曹子恒、王奎一等人商议。举行武装暴动,他们决定于阴历正月二十日举事。当时规定各保把大队带到土龙山太平镇,先解除警察署武装,然后攻打依兰县城,盖文义在县城做内应。由于准备工作没有做好,谢文东思想发生了动摇,他认为举事只能一千到底,没有后退的余地,就犹豫起来。所以到了阴历正月二十日那天没有行动。盖文义只好在依兰县城等待。依兰县日本关东军对土龙山农民将要举事也有所察觉,由依兰警备司令部派伪县长关锦涛和警备司令部张营长带领一个连去土龙山太平镇,驻进镇内最大商号同兴城烧锅大院内。敌人这一举动。激起了农民们的愤怒,他们马上召集了紧急会议,商讨举事问题。而在紧急时刻谢文东在会议上不表态。这时景振卿和曹子恒等人都说:“到什么时候了!”拿起枪来对着谢文东说:“怎么办吧?”逼着谢文东表态。在这次会议上总算是统一了认识。他们组织起有七百余人的农民骑兵队伍。又重新决定于3月6日举事。这天上午,农民自卫军袭击了土龙山伪警察署和商团,解除了他们的武装,扩大了起义农民的武装力量。暴动者通过同成兴经理兰锡纯先生和伪军连长达成一个默契,就是双方互不干扰,伪军按兵不动,暴动者不进同成兴大院。谢文东、景振卿、曹子恒、王奎一等人的队伍在太平镇举事同时,白龙云、小王富和大刀会、红枪会、山林队各带队伍也都赶到太平镇。经协商由谢文东、景振卿二人挑头,组成农民起义自卫军总指挥部。这时土龙山太平镇街上起义农民近万人,就这样,声势浩大的农民暴动发生了。

    在当天晚上,伪县长关锦涛和谢文东、景振卿开始谈判,但未达成什么协议,只是叫伪县长关锦涛、张营长拿出个“保证书”,不干予农民举事之事。农民自卫军考虑他们都是中国人,所以就没有打他们。
    双方谈判刚结束,伪依兰县长关锦涛接到依兰县电话。电话是日本关东军第十师团六十三联队长陆军大佐饭冢(饭冢是日本“黑龙会”干将,该人在日俄战中立过功,曾获得过昭和天皇御赐战刀一把)打来的。这个战争野心家是正在依兰县城四合发大饭店宴会上得知土龙山农民暴动消息的,当时气得他暴跳如雷,马上打电话指示伪县长关锦涛和张营长在明天(3月10日)等候和迎接他到太平镇。关锦涛接电话时,同兴成经理兰锡纯在旁听得一清二楚,他马上打发人把饭冢朝吾要在三月十日亲自出马到太平镇来当“说客”这个重要情报告诉了谢文东和景振卿二人。谢、景人二人得知此情况开会向大家做了传达,会议认为“捉贼先捉王”,这是打击敌人威风、长中国人民志气的好时机。会议决定以土龙山白家沟为阵地,打一个伏击战。会议还决定由曹子恒、景龙潭(景振卿长子)、小王富、白龙云等人带队连夜去白家沟选好阵地,修筑必要的工事,堵击歼灭从依兰县来的饭冢大佐一伙敌人。由冯丙辰带队埋伏在荣家大院,派王奎一队伍留守镇上,监视和阻击同兴成大院内伪军,由董殿武和张九炮带队去卡论山阻击从佳木斯来的援敌。景龙潭等人奉命到白家沟,按原订计划各队进入阵地,3月10日晨部署完毕。由景龙潭打敌人先头部队,小王富和白龙云等人打中间,曹子恒截住敌人后尾部队,严防敌人后退跑掉。

 

   1934年3月10日,天气十分晴朗,真是万里无云,刮着小西北风。白家沟战斗准备工作一切就绪,农民自卫军战士个个心急如火。大家正在着急之时,约在上午九时左右,从西边开来五辆汽车,前两辆是小汽车,后三辆是大卡车(其中日军17人,伪警察26人,共43人)。前头小汽车开到沟东拐弯处,就听景龙潭枪当当当三声。枪响后,前边小汽车不动,汽车司机被打死了,后边的三台大卡车也都停了下来。顿时,自家沟上下、东西南北枪声连成一片,子弹像雨点一样射向敌人。这时,前头小汽车车门打开。盖文义大声喊:“我是盖大队长”声音未落,只看他身子一低就掉下车来。枪声非常猛烈,饭冢没办法,只好从第二辆小车中出来大声喊;“你的不要打的,有话好说……”刚一出车,农民自卫军一看是一个日本大官,大家眼睛全红了,有的喊:“抓活的”,也有人喊:“别叫老鬼子跑了l”只看饭冢身子一歪也倒在地上了。这个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日本侵略者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最后一辆大卡车看事不好,转回车身要跑时,汽车轮胎瘪了,有的日本兵从车上跳下,就往坟地跑,想要逃命。小王富队伍中有个叫“三荒子”的人,提着大枪冲上去了,向敌人猛烈开火,他边跑边开枪,打死了好几个日本兵,大家也随着冲出去,把这伙日本兵全部消灭在坟茔地里,只有一个日本兵跑到坟茔地边。当“三荒子”把这最后一个日本兵消灭时,他自己也倒下去了。他为祖国、为人民、为家乡献出了宝贵生命。曹子恒等人带队冲到田家大院和另一伙日本兵展开了肉搏战,最后发现日本兵一个也不动了。在打扫战场时,在饭冢大佐身边拾到一把崭新的指挥战刀,刀把上全是用金丝缠的,还有“昭和御赐”字样。有些战友们说:“饭桶”被我们砸烂了,这把宝刀归我们了。敌人除被打死以外,其余全部成了战俘。依兰县伪警备司令部宋参谋长被打成重伤,景龙潭叫战友们把这个汉奸抬到镇上去医疗,算他走了“好运气”,拣了一条狗命。 这次伏击战从打响到结束还不到一小时。击毙敌人二十一人,除敌酋饭冢而外,尚有铃木少尉以下日本官兵十三人,击伤与俘虏伪军、警察二十二人,共计歼敌四十三人。暴动队伍伤亡二十八人。

写在后面:个人认为他是个特定历史时期的一个悲剧人物。和他人比较来看他的行为算得上是个“抗战分子”。此人家境富裕、有文化。能主动联系其他几个人谋划暴动之事,这足以证明他当时的爱国行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