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家族的北京晋商博物馆

    中华赵氏网 2011-6-30 11:15:06 中国经营报


郭白岩

  北京通惠河畔曾是繁忙的漕运码头,曾几何时,商贾云集,店铺林立。这里当年也活跃着著名的“晋商”,这些勤勉精明的山西商人和犹太商人、波斯商人并称“世界三大商人”。

  时光流转500年,如今的通惠河畔漕运码头旧址上,建起了一个巨大的中式院落,成了“北京晋商博物馆”所在地。这个博物馆是山西商人赵远长家族历时6年、耗资4亿多元建成的,他们的梦想是修复辉煌的晋商文化。

  复原晋式金融

  走进北京晋商博物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巨大的票号浮雕。票号是晋商的伟大发明,此后的百年间,晋商以票号为枢机,主导了中国金融业,直到清末民初。

  有一件“镇馆之宝”是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一块祝贺乔全义(字採芹)中举的牌匾,由白松木浅浮雕刻“青云得路”四个大字。乔全义即电视剧《乔家大院》主人公乔致庸的叔叔,一代晋商翘楚。

  馆内藏品约有4万6000余件,这些藏品倾注了赵家两兄弟和博物馆馆长薛岩近30年的心血与财力。作为晋商博物馆投资人的赵家两兄弟,是山西阳泉市民营企业远鑫集团董事长赵远长和总经理赵笑长。这两个农民企业家是以生产铁合金起家的,生意做得很成功,他们在北京投资4亿多元打造一个晋商博物馆的“非商业举动”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其实收藏晋商文物几乎是父辈自觉的举动,我记忆中很小的时候家里就摆了很多老的照片、文书、牌匾等,被告知不能乱动。”赵国彦说,他是赵氏企业的第二代,1983年12月出生,目前还在读研究生。经过长达几十年的收集整理,现在的北京晋商博物馆几乎囊括了现存可移动晋商遗物中的绝大部分珍品,其中包括账册、信函、文稿、票证、印章、钞版、票版、广告、包装、牌匾、货币、衡器、量具、算具、交通运输工具、神佛礼器、日用器具等众多门类。“说的自负些,目前晋商文物凡是能找到的真品几乎都在我们这里。”赵国彦说。博物馆里有1800多封晋商的往来信函,传递着他们的运营规则、立身之本、伦理、文化等全方位的信息。

  晋商历史数百年,要系统收集谈何容易?晋商博物馆如何在没有现成教科书引导下完成整合?馆长薛岩解释说,这是收藏者跳出书斋用实证的办法另辟蹊径,他们发现可以按照晋商当初的商业路线图和家谱中的后人进行搜集、整理并还原当时的金融商业活动,“比如说一个票号的旧照片,我们可以找到不同时期、不同掌门人的合影,这样串起来就很有价值,还有账簿,对应的就会有清单、汇函和图章。我们根据这样的思路去找寻。”薛岩说,“一个商号叫德顺号,我们收集到它两块印钱的版,牛角版和9枚图章,9枚图章就像咱们现在企业全套的营业图章。为了收齐这9枚图章,我们用了5年的时间,辗转打听这些图章的下落。好不容易打听到其中有一枚押款章,因为收藏的原因,已经流落到了香港,我们又马上赶往香港。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这位收藏家,可是起初人家死活不卖。我们费尽口舌,苦口婆心做工作,最终人家被我们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打动,在没有加价的情况下,以市场价3万元将这枚押款章转让给了我们。”

  打造晋商文化产业链

  上世纪80年代是收藏市场的蓝海,“市场上的古玩玉器十有八九为真品”,现在的很多私人博物馆馆主均是那个时候打下了基础,包括著名的马未都。

  在这种情况下,能耐住寂寞去收藏一些零散的照片、书信,并不惜代价和成本地去系统整理、研究的人并不多。是什么让晋商博物馆的收藏者们这么执著地坚持下来呢?赵国彦说,有时候看老晋商照片和书信,很多是家信,看着看着就会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走进百年前晋商们的生活中去,被那种氛围和情感深深打动。博物馆里收有一份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太谷县永义长当铺在沈阳的分店给总店的一封信函和几份清单,信中提到,在掌柜和东家因战乱失去联系的3年中,分店仍能兢兢业业地料理号事。“这要是放到现代社会,不说3年,就是集团公司总部3个月不联系分公司,就可能出现问题。”赵国彦感慨。

  “以德养身,以诚养心,以义制利”,是晋商精神的精髓和魅力所在。通过收藏研究晋商文物,让晋商博物馆的收藏者们彻底颠覆了市井所言“无奸不商”的观点。“以义为利”,是山西商人经商的至上法则,然德能兼备,才是不败的根本。

  虽然为了修复晋商文化可以不惜成本,但勤勉精明的现代晋商是不会把辛苦搜集的数万件文物当做仅供展览的“摆设”的。随着对晋商文化研究的不断深入,有关打造晋商文化产业链的思路也越来越清晰。

  赵国彦说,我们确定博物馆要走社会化道路,把晋商博物馆品牌做起来,形成一个文化产业的平台,打造一条包括影视、出版、商务在内的晋商文化产业链。再将经营收入投入博物馆建设当中,吸引一些收藏理念与之相吻合的其他收藏者在这里建博物馆,形成集群,目前已经有佛像博物馆入驻。

  “关于博物馆的商业模式,我们在建馆之前就基本上确定了。我们花了大概一年时间,研究了国内外比较优秀的、经营得比较好的、商业价值比较高的像美国大都会这样的博物馆。除了商业模式外,我们也引入了一些国际惯例,比如说国外博物馆一个重要的来源是捐赠,我们现在也在组建基金会,在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下面列了一个晋商专项基金,用基金的方式把博物馆永远留在社会。”赵国彦透露,目前正与执导《铁道游击队》的王新民合作,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现金投资1600万元,拍摄以旅蒙山西商人为素材的长篇连续剧《大盛魁》,整个电视剧的篇幅长达120集,分上中下三部,“相当于一部晋商通史,除了现金,我们还利用博物馆提供了很多晋商文物和资料的支持。”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