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时期的赵氏家族

    中华赵氏网 2011-9-9 9:54:30 万家姓


 在山西的历史上最值得称道的恐怕就是夸东西两周的“晋国霸业”了,这个可以从博物馆专门为晋国霸业开了一个展厅也可见一般。其次就是战国七雄中的赵、韩、魏,韩魏虽也蜀七雄之列,但终没有赵国的霸气。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当今的山西太原正是赵国国都晋阳(后来迁至邯郸),这也是我更为关注赵国的原因,我主要想谈一下在春秋战国时期赵氏家族的发家史。
我目前了解的赵家最早人物是赵叔带,公元前782年,周宣王死,周幽王继位。奸臣虢石父代替了正直忠心的奄父之子赵叔带,叔带心灰意冷,带领家眷离开周国,投奔晋国,被晋文候任为国卿,赵氏终于在晋国扎下了根。周幽王十一年(前771),周室衰危,翌年晋文侯与郑武公、秦襄公合力勤王,护太子宜臼(周平王)东迁洛阳,开创东周政权。周平王嘉文侯之功,赏弓矢车马具。从此晋国地位扶摇直上。周平王十一年(前760),晋文侯杀携王余臣,结束周室二王并立局面。这期间作为文侯重臣的叔带想必是功不可没,这也为赵氏家族在晋国的地位奠定了基础,从此以后晋国的兴旺荣辱直至灭亡就一直和赵家密不可分了。
赵家的下一个人物就到赵夙了,他是叔带的第五代后人。此人的主要贡献就是帮助晋献公先后灭掉了三个小国,耿(今山西河津县)、霍(今山西霍县)、魏(今山西芮城),帮助晋国扩展了领土,巩固了献公的统治地位。大家知道,从晋文侯到晋献公的67年中,先后有五为国君被弑一位被逐,直到献公即位才得到初步的稳定。这其中赵夙灭三国对其统治地位的巩固起到了重要贡献,也正因如此,赵夙成为赵氏入晋后第一个受封者,献公把耿国分给赵夙,耿国虽小,对赵氏家族却是至关重要的,它是赵氏家族获得发展的新起点。
但晋献公的统治并非一帆风顺,献公晚年宠爱妃子骊姬,致使“骊姬之乱”的产生。骊姬受到晋献公的宠爱,她希望立奚齐为太子,让他继承君位。她贿赂晋献公宠信的大夫梁五和东关嬖五,使他们说服献公让申生、重耳和夷吾离开京城。后来又设计陷害太子申生,逼走次子重耳。此处出现了赵氏家族的又一位重要人物赵衰,赵衰是赵夙的儿子,面对骊姬之乱,赵衰义无反顾地舍弃自己的家庭,与重臣狐偃保护着无辜而遭诬陷的公子重耳,踏上了流亡之路,重耳一行先逃到了自己母亲的国家一一狄国。狄国就把咎如族首领年幼的女儿季隗嫁给了重耳,年长的女儿叔隗许给了赵衰,在狄国一住就是十二年。后来又追随公子重耳,先后流亡卫、齐、宋、楚,直至秦穆公迎接重耳,并借三千秦军的帮助夺回晋国统治权成为晋文公。赵衰在这期间对重耳不离不弃,并屡次起到重要作用,同时在晋文公成为“春秋五霸”的道路上也起到了重要作用,算是晋文公称霸的功臣,这也更奠定了赵家在晋国的政治地位。

下一位要出场的人物是赵盾,即叔隗在狄国为赵衰生下的赵盾,也是差点使赵氏家族在历史上消失的一位政治大家。晋襄公六年(前 622年),赵衰卒。由于赵氏家臣阳处父鼎力相助,赵盾取狐射放(贾季)而代之,将中军,执晋国政,时年30岁左右。赵盾较多的遗传了其父的特点:多智、沉着、果断、有城府。与赵衰刚硬而不失随和的性格有所不同,赵盾严肃而冷酷,具有难以为他人所动的自我意志力,对大局的控制和把握的能力更加出众,当赵衰护佑重耳结束流亡生活,重返晋国之,应原配夫人赵姬之请,将赵盾母子接回了晋国。赵姬看到赵盾是个贤才,甘愿把嫡妻的位置让给叔隗,自己甘愿屈居其下,这样,赵盾就有了嫡子身份,能继承赵衰的爵位。凭着赵衰留下来的地位,更靠自己的才干,赵盾不到三十岁,就辅佐晋蘘公成了晋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正卿,掌握了国政,他大修政令,加强纲纪,改变了涣散、弊端百出的局面。内政治理初见成效,他继而对外经营,以维持晋国霸主地位。赵盾治国有道,护霸有方。晋国的民众都尊敬他,爱戴他。然而正复为奇,善复为妖,在赵盾叱咤风云的同时,也给他和他的家族埋下了满门抄斩的祸根。晋襄公(前621年)死后,他的儿子晋灵公即位。由于年幼,不能摄政,赵盾独揽朝政,苦心孤诣,朝中的大臣对他耿耿于怀,想方设法除掉赵盾。晋灵公十四年,他虽已成年,却暴戾刁顽,不理朝政。任国卿的赵盾心急如焚,屡次劝谏,终未见效。由于灵公过度的荒淫残暴,最终被赵盾的族弟赵穿在桃园刺杀。灵公死后,屠岸贾靠着一套吹捧术,先后取得了成公和景公的信任,担任晋国司寇,掌握了国家的生杀大权,赵盾的力量大大得到了削弱。

 

下一个赵家的重要人物就是赵武,对说赵武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提起“赵氏孤儿”,恐怕就没几个人不知道了,没错,赵武就是这个孤儿,即赵盾的孙子、赵朔的儿子。晋景公三年(前597年),屠岸贾有意翻出陈年老帐加罪于赵氏家族,以山崩河塞为由说是君主用刑不当,理由是当年赵盾桃园弑君,而今他的子孙遍布朝廷,将要谋反。晋景公听信馋言,命屠岸贾满门抄斩赵氏一族。当时,赵朔之妻成公姊庄姬身怀有孕,为存赵氏香火,只身一人逃入晋王宫,生下遗腹子赵武,而赵家三百余口却被屠岸贾满门抄斩。屠岸贾听说赵家有后了,心想"斩草定要除根",于是派人四处搜寻并贴出告示:谁能在半月之内交出赵氏孤儿,就赏金千两,若不然,就将晋国与赵氏孤儿同庚的小孩全部杀死。赵家门客程婴此时也喜得贵子,他密密与中军元帅韩厥、老将公孙杵臼商议,用他的亲生儿子换取赵孤的性命,屠岸贾果然中计,在首阳山杀死了公孙杵臼和程婴的儿子,他以为大患已除,以千两黄金赏赐程婴,程婴含泪用这些黄金安葬了蒙冤受屈的赵家三百余口。然后,带着襁褓中的赵氏孤儿,连夜从晋国国都(今山西绛县一带)出发,一路跋山涉水,朝仇犹国(今盂县即赵武老爷舅舅家)方向而来,选中了一个山高林深,人迹罕至的山洞.(今藏孤洞)开始了他们艰难而又漫长的隐居生活。 "藏山"就由此而得名。如今盂县有些沿路的村庄,就是因赵氏孤儿当年逃难期间的故事所命名的。"小藏山"短暂藏身, "慌鞍岭"程婴落马, "大围"地追兵围堵, "落剑山"幸免于难, "宝剑沟"程婴丢剑等,足以看出当年他们逃难的遗迹。晋景公十七年,即程婴与赵氏孤儿在此隐匿的第十五个年头,景公忽患大病,久治不愈。占卜的结果,说是赵氏冤鬼作祟引起的,景公不解,即问身边的韩厥,赵氏还有没有子孙在,韩厥是大臣中唯一知情的人,隐忍了十五年,看时机已到,就说出了实情。于是景公和韩厥谋立赵氏孤儿,将其召回宫中,借韩厥兵权之力胁迫晋国诸将接纳赵氏孤儿,恢复了赵氏的爵位和田产,并杀了屠岸贾,灭其全族。至此,赵家三百余口长达十五年的冤屈终于平反。赵武后来也被封正卿之职,执掌晋国国政,赵武执政期间,在内政外交上都奉行稳妥平和的政治路线,虽然没有十分突出的建树,但保存了晋国的实力,维持住晋国的霸主地位,在与楚国抗衡中并未明显处于下风,还是有值得称道之处。故晋大夫祁午曾对赵武说:“师徒不顿,国家不罢(疲),民无谤言,诸侯无怨,天无大灾,子之力也

赵武的儿子不算太出名,当然也可能是我知识有限,但他的孙子赵鞅(即历史上有名的赵简子)却是位改写历史的人物。晋国晚期,六卿专权,其中赵简子晋国的正卿,权势最大。这个时候,晋国的奴隶制度已经开始逐渐打破。随着君权的下降,土地私有制度一步步加深,社会上出现了土地转让、交换和买卖的现象;在与晋公室斗争中,六卿为与晋君争夺人民,采取亩制改革,改小亩为大亩,废除井田制,取消公田,取消奴隶式的劳役剥削,将土地全部分给劳动者,按亩征收实物税;周敬王七年(前513),六卿在法律制度上进行重大改革,铸刑鼎,公布范宣子的刑书,以体现新兴地主阶级意志,动摇了奴隶主阶级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预示了奴隶制阶级国家的灭亡。春秋末年,六卿分守晋国之地,除了他们的子孙仍然享有领地世袭的特权外,往往任用家臣养士去做某县某邑的长官,不得世袭,这些家臣养士就成了封建社会食禄官僚的前身。县制兴起最早的是秦、楚,但真正建立食禄官吏制度的则是晋国,对后世影响颇大。郡县制的出现为封建中央集权制王朝找到了一种理想的统治形式。势钧力敌的六卿兴起之后,他们相互约束,使晋国保持了半个世纪的表面平静。但是,心怀各异的六卿都在暗中准备扩张。周敬王二十三年(前497),酝酿已久的六卿之间的兼并战争终于爆发了。战争的结果,以赵、魏、韩、智联盟的一方,经七八年战争,终将以范、中行二氏联盟的一方彻底消灭。周贞定五十六年(前453),赵、魏、韩又联合将智氏消灭,自称诸侯,成了与秦、齐、楚、燕一样的政治实体。从此,晋公室成了三家的附庸,苟延至周烈王七年(前369)被彻底消灭,赵简子的儿子赵蘘子参与了三家分晋,建立了赵国。三家分晋是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它是中国奴隶社会瓦解,封建社会确定的标志。从此,霸权政治结束了,七雄兼并的战国序幕揭开了。三家分晋也成为一个伟大的时代标志,中国历史的车轮从此弛入了战国时代。
赵简子不但为封建社会的瓦解做了巨大贡献,还推广了延用至今的郡县制度,还有一个对山西人来讲非常重要的贡献,就是在春秋末年,也就是鲁定公十三年(前497年),在晋国诸卿的争斗中,赵简子家臣董安于就在晋水之阳,也就是今天的太原市南郊古城营村,筑起了最初的晋阳城,这就是当今太原的前身,前两年太原庆祝建城2500年估计就是应该从这个时候算起。


赵简子之所以重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在考古学上的意义,和赵简子息息相关的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考古发现有两个:
一是有名的“侯马盟书”,1965年在侯马秦村西北发现了祭祀坑400余座,其中,考古学家在40余个坑中出土了5000多件盟书。这种写在石、玉两种质材上的朱色毛笔文字,记录着春秋时期晋国卿大夫之间订立盟誓时的言辞,是春秋战国时期统治阶级内部一种立盟起誓的载书,也是东周时期晋国独有的家族史料。




分享按钮